主页 > 首页栏目 > 近期热点

刘永行:规律不是潮流,观念是第一生产力

时间:2019-08-20 15:31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中层课程

来源:领教工坊

作者:刘永行

东方希望集团于1982年创立至今已近40年,从一个饲料起家的小公司到现在涉足十几个重化工业行业的大型民营企业。创始人刘永行以他先进的哲理观念,既壮大了自己的产业,又颠覆了整个行业的发展思路,也顺应了中国工业化进程的发展,东方希望集团也成为推动我国工业化高质量发展的一个典型的企业样本。

有全球视野才能看到中国机遇

我的第一次创业其实是在1980年,那时候我们兄弟几人并没有想到要搞饲料养殖。我在师专读了一年大学,学的是电子专业,一直从事无线电维修的工作。后来过年回家,穷到没钱买肉,邻居看我们家里实在困难,便给我们出了个主意——修收音机。

于是我们在家门口摆了个桌子,一天工作差不多20小时,连续修理收音机7天时间,总共修了300多台。当时修一台收音机是1块钱,短短一个礼拜我们就赚了300多块,相当于当时一年的工资。这件事在我们兄弟之间产生了不小的波动,既然我们都会电子技术,为什么不去创业呢?于是在经过一番商讨之后,我们决定成立新异电子公司。

首先面临的第一个问题就是资金问题,于是我们到处找村户借钱,一晚上就筹集到了3000多块,但是由于申请的注册没有批准,第一次创业只能宣告失败,电子工业没有做成。

但创业的想法并没有因此扼杀,两年之后我们又重新开始。1982年,我因为无线电维修这份工作赚了1000多块钱。8月1日晚上,我到我哥家里看到了他养的3只鹌鹑,它们每天能产1到3个蛋,饲料成本只有0.54分/两,但1个鹌鹑蛋在当时能够卖到2毛多钱。这时候我发现商机来了,就连夜找来了在农村的三弟,准备买2000只鹌鹑,凑了1000块钱开始创业。后来就成功了,而且只用了700多块钱。我们继续干了7年的时间,到1988年的时候,积累了千万的资金,1989年我们成功转型成饲料公司,90年代初期,我们有了20多个工厂。这就是我们初期的创业经历。

中层课程

刘永行在希铝车间

在取得了这初步的成就之后,我们并没有止步不前,一直思考着未来的发展。当时我们还没有到国外看过,就申请了去美国考察。转了一圈看到美国的钢铁行业一片萧条破败,我就意识到了降低劳动成本的重要性和产业转型的必然趋势,它们由最初的英国转移到德国,美国转移到日本再转移到韩国,十年后的转移目标必然是中国。

改革开放的趋势不可逆转,中国的工业化进程只能前进不能倒退,那在这股时代潮流里面,我是不是能够做些什么?

坚定了想法之后,我排除万难,跟兄弟们分了家,考察了国内当时的钢铁、汽车等行业,用之前饲料厂积累下的资本,跌跌撞撞的走了起来。

观念是第一生产力

众所周知,重资产公司在发展上走长路,自然负债会很高,但如果转型成半重资产公司或轻资产公司,那这劣势就变为优势了。刚开始的时候我们用饲料厂积累下来的一千万资金去银行贷款一千万,但并没有获准,所以我就悟出来了两条原则:一是要靠自己滚动发展,二是不依靠银行,甚至不依靠上市。这样就节省了大量的无关精力,全身投入到自己的模式里以减轻负债,推动公司的发展。

邓小平说:“科技是第一生产力”,前苏联也有句话叫:“科学就是力量”,这些我都赞同,但我认为,观念才是第一生产力。在发展的过程中,我也总结出了自己的一套哲理观念,即“势”、“道”、“术”。

顺势而不随流

“势”是什么?我认为是规律,包括自然规律、科学规律、人文规律以及经济规律等。“顺势”就是顺应科学规律和经济规律,如果违背了,就一定会受到惩罚。但是规律不等于潮流,潮流不一定代表科学的东西。比如清朝的小脚女人,这都是潮流的错误,所以要做到顺势,但不随流。不随流不是不走老百姓走的路,而是关键点上要有创新,不走别人的路。

很多人说高新企业、互联网产业才需要创新,其实传统产业也需要创新。大家做法都一样,你跟着别人做还有什么创新,就是要敢于颠覆。顺势,关键还是看你的做法是否符合规律,按规律把该做的事情都做了,难道还会没有好的结果吗?只要做到位,做正确了,就可以。

明道而非常路

第二个层面是“道”。“道”,指的并不是老子道德经的大“道”,我说的“道”指的是方向、道路,我们要明道。现在我们从上海到北京可以乘高铁可以坐飞机,但是古代没有这些道路也没有交通工具,那人们该如何指引方向呢?那就只能依靠太阳来判断方向,只有选择了正确的路线才可以到达最终的目的地。明道而非常路,明确正确的道路而非最多人走的路,这样才能让公司更好的发展。

习术要善修正

第三层面就是“术”。术要正,怎么正?要不断的练习,不断的学习,习术要善修正。有偏差了不打紧,要纠正过来。我们公司服务于10多个行业,平均每个行业都要付出20亿左右。但它都是“术”层面的代价,因为发展过程不可能一直都是对的,所以要及时修正,这样就能纠正过来。这就是我说的“术”的思想。

同样,我们的哲理观念,也可以有其它的解释。

比如“自然而然”,,“自然”就是自然规律、经济规律、科学规律、人文规律,“自”就是要有自己意识。首先我们要遵循自然规律、经济规律、人文规律、政策法规,“而然”,这里的“然”就是结果,只要你把该做的事情做到位了,它的结果也就“不争为先”了,第一你不要去争,但按照规律做事,一定会领先。

再比如“甘而后进,反而先进”。“甘”第一个是甘心的意思,第二个是享受的意思,享受甘甜。为什么这么说?中国现在的工业全世界领先,但我们创业的初期确实非常困难。清朝的时候闭关锁国蒙蔽了我们的双眼,不知道在英国的中世纪,已经开始了文艺复兴、科学昌明、工业革命和议会民主等运动,这些我们都没有,也就是没有做到“顺势”,在乾隆皇帝还猖狂的让别人下跪的时候,就已经注定中国的落后了。

后来邓小平提出了改革开放,韬光养晦,就是要我们首先承认落后,“甘于后进”的“后”我把它理解为“先后”的“后”,表示进入的次序,而不是“落后”的“后”。那我们享受甜头的办法就是引进先进技术,钢铁不行,就引进宝钢,铝厂不行我们引进国外的铝厂,引进欧洲的几十个电厂,中国人的学习能力很强,就能把它变成几千个电厂,中国就是这样一步步发展起来的。

讲究战略战术——将小组数据做到极致

第二个我们讲战略战术,如果我们把正确的观念落实到项目上,就可以执行了。接下来就是做小事,小到一度电、一滴水,从这些小事上抓起,将它们做到极致。所以我到公司检查从来不去办公室,一直都在工厂里面四处走动掌握情况。

我们的资产,绝大部分都在重化工厂,这是个重型资产,但我们同样的产能条件下,资产一般情况下是国外公司的六分之一,是国营企业的三分之一,是很多民营企业的百分之六十到七十,我们的劳动效率几乎是全世界最高的,能源消耗也基本是全世界最小的。有了这个基点,做好是自然而然的。

但其实我们开始的每一步都不顺畅,比如我们第一家铝厂是跟山东一家国营企业合资的,但是炼铝需要的煤要从山西运过来,我觉得不够科学,所以就退股了,后来去了煤炭产地做这样的企业。再比如河南省三门峡有个氧化铝厂,效益一直不好,后来我接手了这个项目,用我之前饲料厂赚下的20亿资金,在经历了一番波折之后,最终盈利了。

那我们是怎么做到的呢?就是降低经济成本,比如说同样规模的公司,人家是14000亩,我们是1300亩;人家是14000人,我们是1300人;人家固定资产是280亿,我们只有93亿;人家的估值190亿,我们只有43亿。同时我们也很注重环保,有一年我们进行能源审计,审计了3天,结果能源消耗只有别人的一半,甚至被审计人员质疑数据作假,但最终证明数据是真实的,所以政府最终还奖励了我们5100多万,我们还拿出了1900万捐赠给了地方政府去帮助周边的扶贫事业。

所以说我们要注重小数据:如何将占地变小,如何将能耗降低一半等,这些都是我们技术要开发和研究的事情。

还有一个问题就是电价高,重庆的电0.7元/度,传统电的来源就是靠电力公司把它输送过来的。于是我又提出了一个理念:用气能机驱动。在我的坚持下,最终也做成了。所以我们公司可以全部用蒸汽发电。这样一来我们的电费成本非常低,比同行低了一半。 就是这样“顺势而为”,我们在任何小平台上都节能,就把 “势”和“道”很好的结合在一起了。

多产业链整合——推动低成本运营

涉足了10几个行业,不难发现,产业跟产业之间是一个有机的联系。这个产业的产品可能是下个产业的原料,同时这个产业的废物也可能是另一个产业的原料,如果将这些产业结合在一起,一定可以形成很大的优势。基于这一点,我就一直在构思多产业集群,通过循环经济,将它们连起来发挥巨大优势。

比如我们的重庆水泥公司,把废料破碎变成了砂石骨料,每天生产三万吨,就变成了我们的竞争力。我们投资才1个亿,每个月两三千万就回来了。后来我们又结合市场形势做了一个精品砂石骨料,一上市就供不应求,而且我们占地小,所以成本非常低。同时我们这么多原料,又可以跟政府申请建一个搅拌站,政府也很快就给了我们批文,这是个小的产业链,同时又是一个大的产业链。

就这样用哲理观念推动整个产业的创新、转型和发展,顺势而为,哪怕遭受挫折,但也一定会最终走向成功。

公号简介:领教工坊面向中国价值创造型民营企业家,以私人董事会方式进行个人领导力修炼,致力于成为中国优秀民营企业家终身学习与突破成长的首选社区。

版权说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版权归原创者所有,部分图片源自网络,未能核实归属,不为商业用途。若侵权,请与我们联系。


----------------------------------

版权所有: 山东泰山管理研修学院 鲁ICP备05000134 |网站地图

鲁公网安备 37010102000486号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