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首页栏目 > 近期热点

孙大午:不挣钱、少挣钱,就会挣大钱!

时间:2019-08-09 13:37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中层课程

本文为大午集团干部·骨干培训会上,监事长孙大午做“给顾客最好的产品,最低的价格,不挣钱、少挣钱,就会挣大钱”的分享,以下为内容精编:

来源:大午集团

上次我讲到了要给顾客最好的产品,最低的价格,不挣钱、少挣钱,就会挣大钱。

这是一个“道”和“术”的问题

比如说咱们酒店的餐厅,当人满的时候,质量就会下降,价格还提上去了。客房也是这样,爆满的时候,就会涨价,服务质量就下降了,因为吃饭、住宿的人多,服务质量肯定上不去,价格反而上去了,这就是一个悖论。

拿温泉来说,一涨价,饭菜质量下降,客房入住率就会降低,低了就赶快提高质量、降价,游客又来了。一高一低这样发展。一旦下来,再上去就损失很大,好不容易维护的客户群体和信誉,由于质量下降、价格提高,就会失去,然后再追回来。总是忽高忽低,这样波浪型的发展。

怎样才能坚持我们的服务质量不变?而且价格是最低的,服务质量是最好的。这就是能不能坚持住、能不能守住自己的问题。

“一分利撑死人,十分利饿死人”,在开业的时候,都容易做到,但是都能坚持下来吗?

当他被一分利“撑死”的时候,他会想,这么好的买卖为什么不多赚呢?生意爆满的时候,他会算计,这么多人吃饭,原料差一点儿就差一点儿,加进去不影响,再也把握不住原料口,也把握不住生产关,销售上会提高价格,这是通病。

我们最好的酒店是假日酒店,我常常在那待客,68元的自助餐,人家能吃多少?我总觉得对不住人家。人家说你们这儿68元的海鲜太便宜了,而我认为他能吃够30多块钱吗?赚得太多了。我告诉酒店负责人,上一点“大午果园”饮料,游客爱喝,怎么能够砍掉呢?其他品种的饮料,琳琅满目摆在那儿,客人也不愿意喝,那些太低廉了。我让他们把1块钱以下的饮料全部撤掉。我们的果汁含量是40%,其它的饮料10%都不到,能一样吗?这是最好的品质吗?这是最好的服务吗?这符合“国际酒店”的形象吗?动这种心眼,怎么能够持久?

中层课程

“一分利撑死人,十分利饿死人”本身就是商业思维,这种思维要不得,这就是一种算计,不是经商之道,而是经商之术。

什么叫道?

“已欲立而立人,已欲达而达人。”你得跟别人分享,就像我们企业走共同富裕一样,大家都好,我孙大午才好,得是这个心思。我能算计你们吗?比如免费医疗,给你们少报一点儿,工资给你们少开一点儿,假期少给你们一点儿,要动这个心眼,我们还有今天吗?还有未来吗?

什么是经商之道?

从内部说,是共同富裕;从商人、商业来往说,一定要和对方平等交往,我不算计你,你也别算计我。不管是供应商、经销商还是客户,必要的时候,我们要给他们担当,但是不能盲目承担,比如说温泉被讹两万五的事儿,要把道理说清,把责任分清楚,没责任我们担当,有责任更得担当,没有责任但是得讲道理,因为我们是大企业,就要给弱者承担。

这七个月以及未来比较长的一段时间有两个很关键的词,叫作“局部繁荣”“幸存者偏差”。

农业园的发言人提到,游客划船赠送两袋鱼食,如果是他自己建议的,这个工人做得非常好;如果是上级领导让他赠送的,这就是一般。我们今天在座的除去干部就是骨干,遇到这种事情,一定要敢于给领导谏言,应该给人家赠送,或者给我点实权。学习会干什么?不就是培养敢于负责任的工人吗?领导想不到的事情,工人能想到,领导就轻松多了。

中层课程

“一分利撑死人,十分利饿死人”是一种算计和勾心斗角。

应该是一分钱掰成两半花,一分利分成两半,起码一分钱有半分给消费者。我们集团有6000人,扩大一点说,有1万人,我们所有的经销商和没有加入工会的,同样是我们的伙伴,同样是我们的工人,为什么不能把一分钱掰成两半呢?为什么不能把一分利分成两份呢?我挣多少,你就挣多少,这就是已欲立而立人,已欲达而达人。只有共同发展、携手前进,我们才有广阔的未来。

如果再进一步,就剩半分钱了,我不要了,白给你干。因为我们企业大,有雄厚的资金实力,经得住赔。也就说我们扣除原料成本、生产成本,工人的工资能开出去,一分钱都不挣了。你以为不挣钱就是真的不挣钱吗?不挣钱、少挣钱,会挣大钱,因为我们的铁杆用户、铁杆粉丝是不离不弃的,你会塑造一个金字招牌。

我们必须真的做到,一分利掰成两半,在困难的时候,要给客户、消费者承担责任。这就是经商之道,而不是经商之术。

大午集团不靠山、不靠水,没有政府资源、没有贷款,能发展到今天,不就是靠最好的质量、最低的价格吗?还有一个是我们敢担当。我们承担目前的责任,才能拥有未来、拥有人心,人心是通天之路。如果要算计,就征服不了人心。我再聪明也算计不过大家,但是我有博大的胸怀,让别人算计我,让别人钻咱们的空子。

胸怀来源于什么?

就来源于你内心的正直、那种坦荡,是那种道,而不是术。你胸怀大的时候,魄力也就来了。比如说首席科学家杨宁剽窃大午金凤培育技术的事情,这次专家学者开会讨论这件事儿,怎么把官司打赢,怎么通过关系立案。我说你们告诉我,怎么打输。我就不相信会输,如果我输了,很显然道理上或者从剽窃上不成立,那我就输。这个事实在这儿摆着呢,怎么输?有时候,我可能是很吃亏。

比如说大午粮液和五粮液的官司,在中院开庭的时候我去了,五粮液的律师跟我们讲和。我说,讲什么和?如果判我们输了,你们不是要300万赔偿吗?我给你3000万。我觉得我很有底气,大午是我的名字,怎么会败在你手里呢?结果真判我们败诉了,说五粮液前边加了一个“大”字,大·五粮液,判我们败诉。二审我们找的知名律师,又败了。

到最高院,开庭我又去了,我说大午粮液侵权五粮液,那宋河粮液侵权吗?最高院让我们提供名单,全国有多少种粮液,回来以后,孙硕拉了一个很长的名单,拿过去了,最后最高院判我们赢了。

当然如果最高院打不赢,我们会吃亏,但我不后悔。包括大午金凤的官司,我不在意输,因为你有权,我们可能要输,但我们绝不允许打程序、打技巧、送礼,就按理说、按事说。

如果我们企业能守住这个道,赚微利、不该挣的绝对不挣,我们怕什么?谁能跟咱们竞争?一定要让消费者享受超值的服务,而且相信我们绝不做假冒伪劣产品。我们要守住这个底线。

版权说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版权归原创者所有,部分图片源自网络,未能核实归属,不为商业用途。若侵权,请与我们联系。


----------------------------------

版权所有: 山东泰山管理研修学院 鲁ICP备05000134 |网站地图

鲁公网安备 37010102000486号

回到顶部